wyss

とりあえずやろう、これは仕事でも大事。J-Family

一直想哪天改行,去做翻译。翻译真的是很有趣的一件事,比如A团的face down被大家翻译成“颜下”“面朝黄土”“拖地板”(喂~!)
前一阵看SJ同人《此处留白》,里面引用了一句“All we've ever wanted/ Is to look good naked/ Hope that someone can take it”
感觉既可以文艺成“所有我们想要追寻的,是赤裸着的美丽灵魂,然后找到珍惜它的那个人”也可以黄暴成“我们不断追求的,只是纯粹美丽的肉体,等待着被某个人挑中”
真是个好句子啊,晚上一边在幽暗的校园里跑步一边想。

 

BODIES《=是歌名,,,我不知道怎么发歌曲。。。歌手Robbie Williams

评论